皇冠赌场

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
当前位置:皇冠赌场首页 > 文化 > 沩江副刊 > 正文

兜子潭史记


来源: 今日宁乡  |  2018-09-13 09:44:25   作者:成仁亮

  兜子潭,位于宁乡市城郊街道怡宁社区双冲组沩江边。江水自西向东流入此地,成四十多度向左急泻,临江岸回旋成潭,形如半圆形围兜,这就是兜子潭的来由。

  旧时宁乡,其交通主要是沩江水运,兜子潭自然成了水运必经之地。由于船入此地遇急流险摊,故兜子潭拉纤画面和吆喝场景是潭边时时刻刻常有的现象。居住潭岸边的村夫,用不着出门挣钱,就守候潭边当纤夫,足可维持一家的生计。他们用麻丝拧成辫绳,斜背肩上结于缆,几十个人一齐使劲,口哼歌谣:

  嗨呀嗬!用劲拉嘞!

  脚爪子钩泥腿莫弯嘞!

  纤绳拉得笔笔直嘞!

  拉得乌篷子过急滩,

  到达宁乡把船弯啰!

  船过了险滩,当然获得船老板应付的报酬。现居住城郊怡宁社区王家湾组的八十二岁老纤夫周子其,还清楚地记得,拉纤召唤如军令。不管你在做什么事,只要听到拉纤召唤,必须停下一切跑过去拉纤,因这是众人合力才能完成的工作任务。

  拉纤纤夫都是一些年轻力壮的男士,若遇上船头坐有年轻姑娘,这支纤夫队伍在拉纤中还要摆弄些动作逗一逗姑娘。其拉纤歌谣曰:

  嗨呀嗬,远看妹妹长得乖嘞!

  不高不矮酒窝腮嘞!

  行路好似蝴蝶舞,

  坐下好像莲花开嘞!

  纤夫们唱完歌,故意将缆绳松一松,让船倒行摇晃,弄得姑娘在船头惊慌失措,获得纤夫们一顿大笑。

  如今兜子潭水运早已成为历史,那支终年靠拉纤而养家糊口的纤夫队伍也不复存在。那如歌如潮的拉纤场面仅存在几个现存纤夫老人的记忆中。

  兜子潭是往返长沙与宁乡的必经之水路,自然在这里发生的历史故事也多。据传三国时期,关公战长沙曾在此操练水军。为了纪念武圣关公,明朝时当地百姓在此建关公庙祭拜。关公庙立于兜子潭北岸船形山头,每年农历五月十三日逢关公寿诞日和十一月十五日关公得道日,来庙祭祀的百姓少的有两百多人,多的接近五百人。

  传说此庙很灵验,故烧香磕头者众多,故事也很多。其中解放初发生在庙里的故事,差不多大男细女都知晓。故事原型是一湘乡农民去双江口扮禾,路过此地时忽觉肚子疼痛,于是就地取水入庙祈祷关圣帝君保佑,饮下圣水后果然腹痛消失。

  农夫扮禾返家又过此地,竟然将关公神像带回湘乡老家供奉。守庙人周世天四处寻访未果,于是烧香求卦于庙前。晚得一梦,知其去向,次日依梦中线索,果然找到此农夫。农夫知其来人是寻关公菩萨,便偷偷将关公藏于谷仓中。周世天未见到关公菩萨,又焚香烧纸问卦。冥纸烧了一半,遇风将燃烧纸钱吹起落入仓前不动。他便断定关公菩萨藏于仓内,农夫也不得不如实交出了圣像。

  上世纪六十年代,关公庙被摧毁。2002年,当地人筹资将庙恢复。后逢此地征用开发,开发者对庙进行了提质改造。现关圣庙用地三百多平方米,成为船形山公园内一景点。

  兜子潭水急潭深,自古吞噬过不少生命。有行船落水而亡的,有洪水季节漂入此潭而没的,其中影响大的要算沉潭溺亡的反腐英雄熊南辉。

  熊南辉,男,宁乡县城一武夫,曾任民国湖南省主席何健的贴身保镖。他很有一些功夫,正义感强,爱打抱不平,恨透贪官污吏。当年被他检举揭发的伪县长有多人。一九四二年夏初,宁乡县长李家白及群僚共二十一人,贪腐成风,十恶不赦。熊南辉对此深恶痛绝,向省举报了他们这些贪官。

  为报复熊南辉,李家白收买了熊的好友、时任宁乡县玉潭镇的伪保长邹习奎,让邹带路引警察持枪找到熊南辉。熊在无任何防备措施的条件下被抓,随后受尽酷刑。其中将煤油铁桶用木炭烧红置熊背上烫,即背煤油桶,烫得熊死去活来。酷刑后,熊被警察活活将其沉入兜子潭溺亡。

  熊死后尸体置县城南门桥北面忠义祠内,千余民众在县城游行抗议,要求惩办凶手。晚上游行民众集结于熊尸体旁吊丧,三日后才安葬。据八十二岁的兜子潭老人张玉红介绍,他是当时熊南辉事件的见证人之一。据他介绍,熊南辉是一名亲共勇士,武功高深莫测。

  据传熊为武术高师柳松宜之徒。柳师傅赐徒熊南辉一“草鞋诀”,从此熊走路健步如飞,无人追得上。他最后被抓,若不是被平日好友邹习奎出卖,警察是根本抓不到他的。熊死后一直冤沉海底,因熊亲近共产党,被伪政府以各种莫须有的罪行而不了了之。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,解放后共产党于土改时抓到了出卖熊南辉的邹习奎,同时对熊南辉的事迹给予了肯定。

  兜子潭,这一沩江边的小小古地名,解放后被兜子潭村村名称所代替。2015年,城郊乡的兜子潭村与许家垅村合并怡宁社区,兜子潭的名称已不复存在。但兜子潭地形依旧,潭内外发生的故事永远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……

你可能也喜欢